365竞猜

“进入一个新城市

2021-01-27 10:38    作者:365竞猜

  双师课堂一度是平衡地区教学资源最受青睐的手段之一。从2015年起,就陆续有机构在不断探索双师模式。今年,行业“大哥”新东方成立了子公司北京双师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专门开拓双师学校业务,目标是全国各地三四线城市。

  风起青萍之末,实际上从2015年下半年起,新东方就已在探索双师课堂的应用。霜刃初试,双师东方也不负期望,仅在今年春季3月到6月的三个月时间内,就一气进入了海口、银川、东莞、中山四个城市。

  到目前为止,双师东方共进入了10个城市。新东方集团助理副总裁、双师东方CEO冯大为还透露,双师东方计划未来一年再进入10个左右的新城市,“争取明年这个时候开到20个城市,”他直言,“双师东方的模式已经跑通,并不需要瞻前顾后。”

  双师东方在新东方版图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当前势如破竹的扩张出于何种考虑?未来还会有怎样的市场拓展意图?近日,鲸媒体专访了双师东方CEO冯大为。

  今年春季,双师东方四个新的学校从开始选址到同时开业,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我不允许招生黄金季节被错过,我一定要赶上暑假。”冯大为说。

  “从2016年6月启动自建双师学校,到现在为止,双师东方共进入了10个城市:秦皇岛、沧州、邯郸、安阳、海口、银川、东莞、中山、绍兴、湖州。”冯大为回忆说,“去年这个时候还只有两个城市,现在马上又要进入两个新的城市。”

  2015年底至2016年初,冯大为作为新东方集团企业发展与战略规划部总监为了落地试点双师项目,与新东方的几个地方分校合作,提供资金支持和指导方案,共建了几个双师学习中心。“后来觉得共建的方式不利于更好地探索新模式,分校都有太多事情要忙,”冯大为说,“就转为总部自建双师学校,试点成功后索性专门成立了双师东方这家子公司专门开拓双师学校。”今年3月,双师东方开始筹建,4月份,双师东方拿到了营业执照。

  2016年的第一批试点城市是秦皇岛与沧州,除了考虑到两地都离北京很近外,冯大为认为秦皇岛可以代表三线城市,沧州则可以代表四线城市。运营之后,沧州的成绩反而比秦皇岛好,这给了冯大为信心,“三四线城市也可以接受这种先进模式,不是只有一二线城市能接受。”

  首战告捷,双师东方乘胜追击,紧接着在邯郸和安阳开设了第二批双师学校。“河北和河南对教育的重视程度都很高,邯郸和安阳城区都有一百多万人口,距离北京又近,且彼此之间乘京广高铁只需17分钟。”冯大为向鲸媒体解释了选择邯郸与安阳作为第二批落地城市的原因。

  今年春季,双师东方毫不掩饰锋芒,一举进入了四个新城市:海口、银川、东莞、中山。冯大为阐释了他的考虑,“海口和银川作为省会(自治区首府)城市,有大量的政府机关、国企央企和高等院校工作人员,这些人群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很高;东莞和中山的城镇化程度非常高,处于珠三角腹地,经济发达,市民重视教育,两地之间也很近。”与此同时,双师东方又代表集团,并购了一家在绍兴、湖州当地的龙头培训机构,并开始以双师模式为其导入教学产品资源。

  “进入一个新城市,我们最快的纪录是80天开业,100天开课。”冯大为这样概括双师东方的扩张节奏。短短三个月当中,包含了市场调研、选址开发、装修施工、员工招聘、招生宣传等环节。以今年新进入的四个城市为例,从4月底银川最先开始施工,到四个学校正式开业,用了不到两个月,正好赶在暑期高峰前开始招生。

  每新建一个双师学校大约需要两百万的启动资金,涉及校长、财务、人力、市场、销售、班主任等人员。“在校长以外的人员到位前,总部会派出一个小分队去协助校长。”冯大为告诉鲸媒体。

  地方校长主要负责招生和学员服务。在校长招聘方面,除了从新东方内部招聘以外,冯大为也在对外招聘,并正在开发双师校长培训体系,“只有能够量产校长,我们的扩张速度才可能更快。”

  在双师模式下,主讲老师的数量与校区数量或学员数量的关系并不是线性的正比关系,而是前者随后者增长呈现阶梯式增长。“这与教材版本紧密相关。举例来说,如果进入新的城市,教材版本与现有的一样,都是人教版,那么主讲老师数就不必增加;如果新的城市有不同的教材版本,那么就需要新的主讲老师。”

  “归根结底,能够在不稀释教学和服务品质的前提下快速在全国铺开布局是运营双师课堂的一个核心竞争力,”冯大为说,“直播设备和技术是供应商提供的,大家都可以去采购,这不是门槛。”

  那么该如何提高双师课堂的教学体验,从而提升壁垒?冯大为分析道:“所以必须用最优秀的主讲老师,而他们的薪酬是很高的,这时候就只能开足够多的教学点,这样才能把成本摊薄。”冯大为对鲸媒体透露,双师东方在师资上砸了重金,目前全公司主讲老师每年相应的成本在1千万以上。这些老师都是来自业内各大机构的各科名师。

  “班主任是主讲老师扩展的大脑和延伸的手脚,教学质量是命脉,我们不能剑走偏锋,让服务喧宾夺主。”冯大为说。在双师东方的教学过程中,班主任会把本地的学情和考情实时反馈给主讲老师,使主讲老师在授课过程中有的放矢。

  硬件是双师课堂不可缺失的构成部分。冯大为称,目前双师东方的直播硬件设备主要来自外部采购,但也不排除未来会使用新东方内部自主研发的系统设备。说到这里,冯大为带领鲸媒体参观了双师课堂的直播间。

  84寸的电子教学白板的另一端对应着一块屏幕,分别显示主讲老师的教学内容及远程课堂实况。教学白板内置了教学辅助工具和应用。老师可以打开多个新屏,书写展示新内容;而同一屏上的内容,可以被放大、缩小或拖拽到任何位置,方便利用空间。

  而直播设备提供的教学辅助工具十分多样,以化学一科为例,老师可以调出应用中的元素周期表、原子结构、化学方程式,用作教学,而不需要自己书写或绘制。化学科目本身要牵涉到操作实验,应用中也有烧杯、试管、漏斗等实验工具的图像模型,老师可直接拖拽至教学界面做教学演示。

  为了贴合教学对象的年龄特征,用作标记的符号可以是笑脸、爱心,也可以是星星、太阳、月亮。做功能演示的娃娃脸老师更是身体力行,衬衫上错落着几个字,“稳住,我们能赢。”“是为了拉近与小朋友的距离。”他笑着说。

  关于远程课堂交互方面,双师东方使用了答题器,主讲老师在直播间可清晰地看到远端同学们的答题情况,“每个班级选择ABCD四个选项的同学分别有多少,甚至全国有多少,都有数据显示。”

  据冯大为介绍,双师课堂的每个班级大约控制在30人以内(小学班级在25人以内),这是以班主任的管理范围为依据的。班主任与主讲老师的职责划分方面,以新东方内部推行的七步教学法(进门测、授新课、课堂落实、补缺漏、出门测、课后落实、示结果)为例,主讲老师负责授课,其余步骤基本都由班主任来承担。

  冯大为又对此做了进一步解释:“除了负责教研与讲课外,主讲老师也需要在教学方面管理班主任。班主任要接受地面校长和主讲老师的双线领导。”

  “对班主任的要求并不简单,”冯大为说,“我们觉得班主任的定位是重教学辅助,而不是单纯做一些类似于维护课堂秩序这样缺乏技术含量的服务工作。班主任应该是主讲老师扩展的大脑和延伸的手脚,帮助做好本地化的教研和教学。教学质量是命脉,我们坚决不能剑走偏锋。”

  双师东方的下辖学校不仅有英语、数学科目,也开设了物理、化学和语文。不同于业界开展双师课堂普遍偏重理科的实践,在冯大为看来,新概念英语和语文等科目反而有一种天然的标准化特征,“越是标准,越适合双师课堂,”冯大为对鲸媒体说,“比如托福雅思,不管在哪个城市考,考试内容都是一样的;语文也不依赖教材版本,阅读理解、写作、文言文、诗词鉴赏这些内容都可以抽离出来,普适于各地学生。”

  这也牵扯出一个观点,业内普遍认为,双师课堂开展的难点之一在于如何使标准化内容适应各地需求。冯大为也承认,各地确实会有个性化的诉求,比如教材版本不一、小升初侧重点有别等等。“这就要求班主任要有一定的教学和教研能力,把本地的学情和考情时时反馈给主讲老师,从而使主讲老师在授课过程中有的放矢。有时即便授课内容一样,课后练习和测试也可以做出区别。”这也是为何班主任要求本科以上学历、并且需要通过各科目对应考试的原因。

  但冯大为透露,“在营收占比较高的还是数学和英语,这与新东方传统的面授模式没有什么区别。语文、物理和化学占比相对低的原因还是需求问题,不是模式问题。”

  事实上,新东方旗下的泡泡少儿和优能中学也在传统模式的地方分校中推广双师课堂。但据冯大为介绍,泡泡和优能的课程更加侧重于竞赛类的高端方向,而双师东方则主打普适性的全科课程,范围从小学三年级一直覆盖到高三。

  说到这样大有破竹之势的节奏,“我已经跑通了,为什么还要瞻前顾后?”冯大为直言不讳,“三四线城市有大量的红利可以收获,有低垂的果实可以采摘。我们凭借品牌、师资和模式的优势,大有可为。”

  在新东方的泱泱版图中,双师东方除了三四线城市外,还承担了对公业务。公立校方面,目前已进入四川康定、泸定、木里、盐边以及河北广宗等地,以双师模式为当地高三学生提供公益支教。未来,双师东方也会探索可商业化的对公业务开展方式。

  双师东方的下辖学校主要采取班课授课的方式,也开展一对一业务作为补充。“把班课和一对一放在一起是基于资源共享和提升运营效率的考虑,”冯大为解释,“如果两者分开,一对一的获客成本就会提高,如此一来,就很难做出比单纯做一对一的培训机构更高的利润率。”

  “一对一的量原则上控制在总收入的30%以内,”冯大为说,“这与整个新东方的战略是保持一致的。”

  自然,班课学生的水平也不是均衡的,双师东方便采用分层次教学的方式教学,划分培优班和尖子班,“接下来我们还会分得更细,做出更多层次,比如培优班再划分出快慢班。”

  对于下一年的布局动作,冯大为告诉鲸媒体,双师东方计划再进入10个左右城市,“争取明年这个时候开到20个城市左右。”

  说到这样大有破竹之势的节奏,冯大为直言不讳,“我已经跑通了,为什么还要瞻前顾后?传统的培训学校扩张快了,可能会出现教学质量失控的问题,但双师东方是‘中央厨房’,不存在这个问题。”

  冯大为更进一步地总结了双师东方的开拓方向,“接下来要双线推进,一条线是进入新城市,率先卡位抢占市场;另一条线是在已进入城市开二校区、三校区,吃透老城市才能出利润。”

  冯大为在三四线城市考察的时候,曾见到有些城市甚至已经有了类新东方的本土全品类培训机构和类学而思的当地以奥数为特色的培训机构存在,市场容量让人出乎意料。“三四线城市的培训市场呈现出来的状态就像十几年以前的一二线城市,目前处于相对蓝海,总体来说竞争水平不高,有大量的红利可以收获,有低垂的果实可以采摘。我们凭借品牌、师资和模式的优势,大有可为,”冯大为说,“不进去甚至觉得对不起当地学员和家长。”

  今年到目前为止,双师东方的8所自建校已实现两千多万营收,暑假招生人次过万。“2018财年会亏一些吧,预计实现大几千万的营收,2019财年打平,再下一年开始营利。”冯大为说。

  快要结束采访的时候,鲸媒体问:“在这样高速的扩张中,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初秋午后的阳光下,冯大为看上去并不轻松,“大举进入新城市,最需要的还是招聘和培训批量的校长。我们要开发的黄埔军校体系,就是要在几个月内,让储备校长具备从企业文化到运营管理的方法论,与我们建立起足够的一致性。这样才能放心地把他们派出去,并在最大程度上保证成功率。”

  附:在新东方最新财报中,截至2017年5月31日,新东方学习中心总数达855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07家。截至2017年5月31日,学校总数为77家。

365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