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竞猜

疫情带来“政府的回归”呼唤共同发展

2021-02-18 06:04    作者:365竞猜

  肖连兵:尊敬的金振杓先生、张忠义先生,作为韩国政要和在韩国工作的中国学者,你们对新冠肺炎疫情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有什么见解?

  金振杓:从政治层面看,疫情带来“政府的回归”。这从韩国等各国政府推行的“新政”中可以窥见。凯恩斯主义复返,即小政府不再重要,强大而有能力的政府得到推崇。从经济层面看,逆全球化抬头,数字化趋势加速。10多年前,各国的经济政策就开始转向以本国为中心,新冠肺炎疫情则加速了这一进程。随着供应链的调整,企业回迁本国,各国加强了对国家战略商品或基础产业的保护。疫情之前,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了数字化的普及,新冠肺炎疫情则将进一步推动数字化的发展。从社会层面看,“无接触生活”成为主流,人们在网上购物、学习,参加和享受文化生活。然而,“无接触”不能解决我们生活中所有的问题,今后如何把线上和线下有机结合,让两者和谐共存,将成为一个社会课题。

  张忠义:虽然历史上很多地区很多国家都多次暴发过瘟疫,如14世纪欧洲黑死病、1918年西班牙流感等,但这次疫情正值全球化盛行之时,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比任何时候都密切,疫情传播的速度和范围恐怕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快更广,给人类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当前正值世界形势和国际秩序发生深刻变革,这次疫情成为人类社会进程中一个分水岭事件。

  一度被推崇的新自由主义主张“大市场、小政府”,认为减少政府干预、遵循市场规律和自由意志能够合理配置资源、提高资源利用的效率。但在这次疫情中,政府的作用显得尤为重要,毕竟新冠肺炎疫情这类严重的公共危机需要相当于战时体制的应对机制,有统领能力的、强大的政府在疫情防控时可以调动更多的资源,也能够保障防疫政策得到切实有力的执行。不仅在疫情期间,在后疫情时代,也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仅提供各种经济救济和完善公共卫生体系,更在宏观层面为经济恢复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和财政支撑。

  逆全球化其实在本世纪初就开始显露苗头。疫情使国际经济交流受到影响,本国供应链受到重视,似乎在加速逆全球化进程。但经济全球化走到今天,世界经济已经深度融合,再回到“小国寡民”并不容易。而且,闭关锁国和贸易保护主义并不能解决一国之内的产业结构问题,也许短期内会给国内带来就业,但从产业竞争力和市场发展来看,并非长久之计,还会削弱全球经济的活力。世界各国应该客观理性地认识经济全球化,在进一步发挥全球化积极作用的同时,改善全球治理秩序和规则,而不是一味地搞逆全球化。

  金振杓:最大的变化就是前面所说的“无接触生活”和数字化。不仅是韩国,现在全球都流行居家办公,公司用ZOOM等视频会议软件开会,学校在网络上授课,人们在优兔上看演唱会直播,亚马逊、奈飞等线上领域的企业发展迅速。其实,这种变化并不完全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很多都是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加速而产生的。

  在这种情况下,最严重的问题是社会经济两极分化,美国商会会长苏珊·克拉克分析说,美国经济面临“K”字复苏。规模达3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政策,将使信息技术行业、部分大企业和白领阶层等快速恢复正常;相反,数字化水平低的传统企业、中小企业、个体户、贫困阶层、蓝领阶层等则仍会在苦海中挣扎。

  不少研究结果还显示,线上教育将加剧教育不平等。全球的发展环境也面临相似情况。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2020年10月在记者会上表示,与发达国家不同,位于K字线下方的贫困发展中国家有可能陷入令人绝望的萧条。最终,如何包容各领域的底层实现共同发展,将是各国的难题。

  张忠义:让我们看看这次公共卫生危机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影响。戴口罩、少聚集、少接触,是应对这种传染病最基本也是最有效的方法。生活和工作还要继续,社会也需要最大限度地保持运转。幸亏有了互联网这个将全世界连接起来的工具,它保证了人们工作生活的基本需求。疫情期间,一些数字化产业以及互联网企业找到了新机遇,人们预言,“无接触生活”方式将在后疫情时代延续并发展,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

  肖连兵:在韩国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的时候,金先生担任了韩国国会疫情对策特别委员会委员长,张先生一直在韩国工作。请你们介绍韩国防控疫情的情况,并对其他国家的疫情防控给予评价。

  金振杓:韩国在2015年有过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经验,公共医疗系统的运行相对顺畅,更在全球首创“得来速”方法等,实施快速大规模检测,又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掌握感染途径,这些都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挥了作用。韩国政府将封闭措施保持在尽可能低的水平,努力实现防疫、经济两手抓。

  韩国国民成熟的市民意识和合作精神起了很大作用。一些国家爆发了反对戴口罩的示威游行,但韩国没有类似反对防疫政策的示威;如果有人没有协助防疫,还会遭到舆论的批评。新冠肺炎防疫战中,韩国政府和民众形成了良性循环,而信任是实现良性循环的核心要素。

  当然,最难处理的是防疫和经济之间效益悖反的关系。收紧防疫措施,经济就会不稳;搞活经济,防疫就会松懈。韩国政府将防疫响应政策之一的“保持社交距离”分成三个阶段,综合考虑每天的疫情和经济情况,灵活调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每天早上通过视频会议沟通情况,初期还通过口罩分时限购、构建生活安全中心等方式进行防疫管理。同时,政府三次追加预算,提供紧急灾难支援资金、小工商业者支援金等,防止爆发经济危机。目前,政府防疫的重点不是只顾眼前,而是从打好长期战的角度实施稳定的管理。

  新冠肺炎疫情反映出一个国家的公共医疗水平、医疗基础设施可及性有多么重要。公共医疗系统薄弱的国家,只能通过关闭国门的方式来保护国民。部分国家采取完全封锁的政策,也有部分国家追求集体免疫。我认为这是各国根据自身的社会经济情况做出的选择。但在一些追求集体免疫的国家,去年10月份进入秋冬季节转换以来,确诊病例数出现反弹。集体免疫如果想要成功,免疫率要达到60%~80%才能显现效果。可是,从目前的科学研究数据来看,感染新冠肺炎后,仅有3%~15%的患者能产生中和抗体。我认为,集体免疫的可行性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张忠义:在全球抗疫过程中,各国根据自身国情,采取了不同的抗疫方式。有的比较成功,比如中国和韩国。但有些国家由于政治因素、经济因素,以及人们对个人自由与公共健康关系的认识等原因,疫情防控不力。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像美国这样医疗基础设施发达的国家,却在疫情防控上失误频频,全美累计确诊人数已经突破2700万,死亡人数超47万,令人痛心。不仅仅是美国,还有一些发达国家,抗疫并不比一些发展中国家做得更好。

  面对未知而可怕的疾病,相信不同国家采取的不同尝试未来都会有其意义,不管是成功的经验还是失败的教训。在应对这场公共卫生重大危机的过程中,政府和民众对疫情的认识也经历了阶段性渐进,随着疫情的发展而发生变化。有些国家的国民理解并配合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有些国家的国民则持反对态度。在一些欧美国家,民众不满政府的防疫限制措施,多次举行示威抗议,对是否应该戴口罩也争论不休。

  中国的体制原本就具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这一优势在疫情防控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和验证。疫情暴发后,中国政府及时调动各方资源和力量,实行“全民抗疫”,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就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中国民众也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防疫政策,一起赢得这场“战疫”。在韩国,政府从一开始便采取了强有力的防范措施,应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经验发挥了很大作用。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韩国民众严肃对待疫情的态度。在对待全社会的危机时,韩国国民识大体顾大局的精神再次焕发光芒。而且,政府采取了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和防疫的做法,在国际上也赢得了“K防疫”的赞誉,这与金振杓先生领导的国会疫情对策特别委员会发挥的作用分不开。

  金振杓:2020年中国经济成“V”字形恢复,实现正增长。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预计将进一步缩小与美国的差距。瑞银集团经济学家预测,10年后美国和中国的GDP规模将分别达到26.6万亿美元和26.8万亿美元。最重要的是,中国支援了126个国家防疫,在欧洲提高了民众对中国的正面认识。

  张忠义:想要防疫、经济两手抓,实现二者的平衡,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疫情阻断了正常的经济生活,各国经济遭受打击是必然的。韩国政府为提振经济,推行“新政”,包括追加预算、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和个体业者提供支持等。韩国银行和经合组织分别预测2021年韩国经济增长可以恢复到3.0%和2.8%,几乎达到疫情前的水平,还是比较乐观的。中国随着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正在积极投入复工复产,社会经济运行基本恢复正常,同时提出了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希望中韩两国在取得抗疫初步成果之后,能够实现经济的快速复苏,并带动地区经济的恢复和繁荣。

  金振杓:两国的互助始于武汉刚暴发疫情时。在中国协助下,韩国得以三次安全撤离侨民。在中国疫情加剧时,韩国捐赠了300万只口罩及20万套防护服、护目镜等医疗用品,总规模达400万美元。去年4、5月份,中国疫情趋稳,韩国却病例激增。中国又主要面向韩国地方政府捐赠了510万只口罩、14万套防护服。去年6月以后,两国疫情都逐步稳定,互助方式从捐赠物品延伸到了促进社会生活正常化的措施。中国去年3月28日暂停了所有外国人的签证,但却与韩国达成协议,建立起“快速通道”,自去年5月1日起允许韩国企业人士免隔离入境中国,迄今为止,已有大批韩国企业人士进入中国进行经济活动。去年8月5日起,中国针对留学生、就业者等,进一步放宽了入境程序。商议增加两国间固定航班数量将是今后的课题。

  在上述过程中,不仅是政府,在韩国的华人华侨联合会,武汉大学企业家校友会、韩国校友会等民间人士也起到了两国间桥梁的作用。三星(中国)公司、现代汽车集团、SK(中国)公司、LG(中国)公司等24家韩国企业向中国提供了约2亿元人民币的援助。在此,我要感谢两国民间、政府和经济界齐心协力开展互助抗疫,使得支援防疫物资、提供社会经济协助措施等顺利施行。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过:“在我们所有人安全之前,谁都不安全。”世界现在已经进入健康安保互助的时代。并不是只要韩国能够克服新冠病毒就能解决问题,而是只有我们的周边国家乃至全世界都能够克服新冠病毒才能保证安全。从这一点来看,必须进行国际互助。从“健康安保互助”的意义出发,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恰逢其时。

  2020年7月,包括文在寅总统在内的全球8位领导人一起在《华盛顿邮报》刊文表示,“疫苗研发不能成为只剩一名胜利者的竞争。疫苗研发的成功应该成为我们所有人的胜利。”我认为,疫苗研发成功之后的事情更重要,绝对不能出现疫苗政治化,而要保证疫苗供应给需要的人,保证疫苗的公平可及。

  张忠义:“健康安保互助时代”的要义是通过各国相互支援来保障各国人民的共同健康。在中国疫情暴发之际,包括韩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向中国伸出援手,令中国人民感动。中韩两国作为近邻,相互支持、同舟共济,政府和民间团体都相互捐助并寄送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体现了韩国诗人崔致远所说的“道不远人,人无异国”的情怀。文在寅还说出了“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一些企业和大学打出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标语。在韩国疫情严重时,中国政府克服自身的困难,积极提供援助,中国网民也喊出了“韩国加油!大邱加油!”的口号。疫情无情,人间有爱。中韩两国之间相互守望、相互扶持,真正体现了邻里之情、邻里之义。疫情虽然给两国人民的生命健康带来巨大伤害,但通过携手抗疫,两国人民之间的感情进一步加深,共同体意识进一步增强。

  在这个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的时刻,团结是战胜病毒的基础,人类需要的是凝心聚力,而不是互相攻击。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提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倡议,呼吁共同佑护各国人民生命和健康,共同佑护人类共同的地球家园。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成为应对疫情以及今后人类公共卫生危机的新理念。

  肖连兵:在你们看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的签署有什么重要意义?

  金振杓:RCEP是世界最大规模的自贸区协定。它可以降低贸易壁垒,同时克服世界经济下滑,提高自由贸易的价值。疫情给世界经济造成了危机,而RCEP的签署意味着巨大经济共同体的形成,成为宣示自由贸易重要性的重要契机。RCEP的签署将会促进成员之间的相互合作,也是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新机会。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全球供应链出现重组趋势,为应对这一趋势,RCEP能提供知识产权、原产地规定等区域内国家间的统一规范。可以想见,RCEP的重要性会愈加凸显。2019年,韩国同RCEP成员之间的贸易额占到韩国对外贸易总额的49.98%。随着RCEP的签署,其关税减让率高于韩国-东盟自贸协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对韩国文化产业的开放,对流通业、物流业的开放值得期待,扩散到整个产业领域的“韩流”以及韩国品牌有望更多地在域内各国开花结果。

  对于国际事务中奉行多边主义,我个人原则上是支持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成为中心。以新冠肺炎疫情为契机,国际秩序将重新构建。我正在思考,在当下这个混沌的时代,韩国要如何做才能避免危机,创造机会。

  张忠义:中日韩三国合作攸关东北亚区域长期稳定和繁荣,对亚太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经济都具有重要意义。但相对于其他地区的区域经济合作,本区域的经济一体化合作进程显得缓慢。中韩两国在推动开放贸易以及区域经济合作方面有着相同或相似的理解。目前,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日渐兴起,而RCEP的签署表现出了签约各方对自由贸易的坚持,也意味着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的出现,是对多边主义的肯定,也是对单边主义的回击,对遭受疫情冲击的世界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365竞猜